玻璃钢冷却塔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玻璃钢冷却塔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网游进西藏是文明还是污染

发布时间:2020-02-03 10:18:18 阅读: 来源:玻璃钢冷却塔厂家

4月11日,网络游戏公司梦天堂宣布将在西藏展开祈福及公益活动,为拉萨贫困小学提供帮助。消息传来,引发“网瘾斗士”陶宏开教授的激烈批评,他通过微博表示:西藏是片纯洁的圣土,千万不要再用网络游戏污染了那里的孩子们。

将网络游戏看成是污染,“梦天堂”公司总经理樊小宁立刻予以驳斥,质问:难道因为是游戏公司,就无权扶贫济困了?陶教授如此激动,有失身份。

彼此唇枪舌剑,成为网友关注的焦点,作家郝晓辉表示:此次争论真实地反映出,面对网络游戏这一新生事物,我们的社会还远远未达成共识。

反方“网瘾斗士”陶宏开

不反对网游我反对有害游戏

看清现状为何如此之难?

我2002年回国,此前在美国生活了10多年,从没听说过网瘾这件事。我是学作曲的,回国后已写了3部组歌,我根本没想过成为什么“网瘾斗士”。如果不是身边太多的案例,不是家长们跪在我面前,要我帮帮他们的孩子,我根本不会关注网络游戏这个领域。

几年来,我平均一天接受1.5次媒体采访,从早到晚办公室的电话铃声不断,这说明,网瘾确实是当下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。出国前,我认为电脑很伟大,从没想过它也是两面性的。

我因为反“网瘾”,得罪了一些网友,他们说要“人肉”我,可为什么谁也不公开信息呢?有人说我是假教授,因为当年回国我就和学校说好了,不要工资和指标,仅仅来报答母校。有人说我赚了几千万,我连工资都不要,我会去赚反“网瘾”的钱吗?还有人说我有好几个情妇,电话都公布出来,可我打过去,全是空号。

我不知道为什么让大家看清现状会如此之难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污蔑和诽谤,难道“网瘾”的害处不是明摆着的吗?

与人斗怎能其乐无穷

在美国,很多孩子当黑客,我觉得只要合法,当黑客也比玩网游好,网游是简单重复,而黑客还有智力因素。美国政府针对现状,组织了黑客学校,每次培训100多人,结果毕业生受到各大公司欢迎。

我不反对孩子玩,关键看怎么玩、玩什么,要看社会反响,只要是健康、有益地玩,应该支持,你看见过谁喜欢打篮球结果去伤害父母的?

现在有一种说法,叫网络文化,一次遇到一位负责的领导,我就问,你们管文化的这些人跟我说说,究竟什么是网络文化?现在网游中95%的内容是妖魔鬼怪、打打杀杀,这叫“文化”?不论什么时代,文化的主流应该是学习,娱乐只能起辅助作用。他没词了,给我来了句“与人斗,其乐无穷”,这话简直可笑,与人斗是和谐吗?

我们看看“与人斗”的结果:据统计,在全国青少年犯罪中,平均70%与网络游戏相关,北京一度高达92%,现在统计改变了标准,14岁以下不再列入,但不论数据多少,都可以证明,“网瘾”是诱发青少年犯罪的因素之一。

请留住最后的净土

网络游戏就像“三鹿奶粉事件”、“瘦肉精事件”一样,它给个体乃至一个家庭带来的灾难是毁灭性的,不能不引起高度重视。

在现代化的过程中,鸦片曾给我们这个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,但鸦片祸害的是成年人,对孩子们的影响还不那么大,而网络游戏祸害的是孩子们,我们不能为了发展什么产业,拿中国孩子当赌注。

这次我反应这么激烈,不是“没风度”,而是这么多年来,全国各地区都有家长来求助,唯独西藏没有。具体原因我说不好,但这说明那里是网络游戏的净土,游戏公司盯上它,实在不应该。既然大家都不站出来,我只好站出来说两句。

我不想当什么“网瘾专家”,也不想当什么“反网瘾斗士”。7年了,我希望全社会都来重视这个问题,形成共识,这样我也好回到专业中去,继续写我的音乐。总之,我不反对网络游戏,我反对的是有害的网络游戏。

正方梦天堂总裁樊小宁

不要用道德批判封闭民族的未来

要用发展的视角来看网游

陶教授的初衷,可以理解,但用词过激,对厂商来说,不太公平。

任何一个产业都是逐步发展起来的,在发展初期,不可能不存在问题,房地产业、金融业、重工业等,莫不如此,今天看来,这些都是支柱产业,可当年也没少遭到批评。产业存在问题,才需进一步发展,逐步去改善它。如果有负面就彻底否定,这是不负责任的。

不否认,今天确实有一些网游存有暴力、色情的问题,但它们不是主流,要充分看到中国网游产业的进步,此前国内市场70%至80%是外国产品,可从2008年至2009年以来,国产网游已经超过了外国网游产品。这说明,我国的网游产业正在发展和自我更新。

平息争议,关键靠立法和制定规则。在韩国,网游已成支柱产业,当年它也遭遇了很多批评,也存在暴力、色情等问题,随着分级制等的建立,今天看,争议就不那么大了。

事实证明,只要管理好,发展网游产业利大于弊。

道德批判很危险

在此个案中,陶教授体现出一种道德批判的思维惯性,这值得特别警惕的。

道德批判和理性批判是不同的。理性批判的结果多元,而道德批判往往非黑即白,立场分明,这就很容易遮蔽我们的视野,使我们无法发展地、辩证地看问题。

评价网游道德与非道德,关键看怎么管理,能否建立一个规范,把它管好,而不是把它当成洪水猛兽。

历史上,我们这个民族习惯于道德批判,当年将火车看成是“坏风水”,将摄影术看成是“摄魂术”。现代技术一旦被妖魔化,在客观上就断绝了它发展的可能,这曾给我们带来过惨痛的教训。

现在全世界都在发展网游,作为信息时代主流的娱乐方式,现代人已经很难拒绝它的魅力,在此前提下,我们还在争论网游的道德合法性,未免离题太远。

网游的根本是文化解释权

在今天,网游已不仅仅是玩,它已经成了文化表达的一种方式,成了国家名片。

比如日本,每年输出大量网游,这成为日本国家形象的重要组成部分,在欧洲,人们将日本看成是一个创造力强、历史深厚的国家,因为通过游戏,彼此产生了一种亲近感,这就是网游的力量。

网游作为休闲,是无害的,它比去电影院、歌舞厅成本低,此外通过游戏,可以加强人与人的沟通,使其内心世界更加丰富。在目前全国七千万玩家中,50%是大学生,他们中不乏佼佼者,谁说玩游戏就必然荒废学业呢?张朝阳等成功人士,不一样是资深玩家吗?

个人认为,网游这个词给人们的误导很大,游戏嘛,是小事,不值得重视。这就忽略了其文化的作用。

比如日本的《三国志》畅销全球,则全世界所接受的三国文化解释,就是日本式的,我们在这一领域失去了解释权,这,难道不值得反省吗?

本版撰文陈辉

第三方作家郝晓辉

应更有作为地把握公共议题

此次争论,不过是以往关于网络游戏原罪争论的延伸而已,并无更新内容,像这样将一个话题反复探讨,只能造就热闹的表象,无法真正提升公共理性。

网游是利是弊,这是争不出所以然的,因为我们是站在当下的视角来判断将来如何,信息不充分,必须等待将来有更多的信息做参照,才可能得出结论。在此之前,要保证两点:首先,不贸然停止,因为当下出了问题,便不允许其发展,将来的信息就无从获得,这就不可能再得出正确的观点了。第二,参照发达国家的状况,既然别人先走一步,那他们的经验就值得参照。

人类在思维中有一种惯性,即总是根据身边的经验来判断未来,以为这些经验是普适的。一个没见过汽车的人,你告诉汽车有多好,他却只能看到车祸和污染,而看不到它跑得快,并也不会觉得跑得快有什么意义。

这个争论绵延了这么多年,个人认为是一种社会浪费,对产业发展也不利,公共部门应更有作为地去把握公共议题,比如更早立法,更早规范其发展。观望有时会错过机遇,导致社会整体效率的降低。

乌克兰美女大全

人体艺术大胆图片大全

陈怡曼写真图集

娇嫩尤物